欢迎访问雅安市残疾人联合会网站 www.yascl.org.cn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教育就业 >> 正文

坚守乡村12年,残疾身躯托起山里娃的明天

 【发布日期:2019-10-12】 【字号: 】 【关闭此页【点击数:

因为幼时落下残疾,他没能读上大学,但成绩优异的他在乡亲们的信赖下,受聘成为了一名乡村教师。这位因年幼患上小儿麻痹症的残疾教师,为无数山里娃插上了逐梦的翅膀。看着孩子们走出大山,他心满而意足,这是他的自豪。他说:“我要一直陪着我的孩子们,直到他们走出大山。”他是 2019年荣登第五届雅安“道德模范”光荣榜的胡进明。           

         

坚守乡村12年,残疾身躯托起山里娃的明天

足富村村小地处石棉县新民乡。这是一个开门见山、出门爬山的地方,与外界的联系,完全依靠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路。

由于条件艰苦,基本上没有老师愿意来这里教书。

2007年胡进明受聘成为足富村语言过渡班教师,也成为了这个班唯一的一名老师。

为了石棉县新民乡足富村藏族、彝族孩子能就近读上语言过渡班,胡进明远离家人坚守在海拔1700米的高山上。他以学校为家,既是孩子们的老师,又当孩子们的爹妈。  

然而,一开始胡进明还是遇到了困难。作为老师板书应该工整,可是他患过小儿麻痹症,腿脚活动不方便,为了能顺利教课,他倚靠在黑板前板书,一笔一划给孩子们写下每堂课的内容。“腿脚不便,需要找个方便的姿势练习,所以我白天练、晚上练,课余时间练,回家也练。”胡进明说道。

走进学校的教室,5张简单的桌椅和一米多长的黑板就是教室里的全部物件。教学条件虽然简陋,但胡进明每天仍在讲台上悉心地给孩子们传授知识,他时而带领孩子们诵读课文,时而走下讲台握住孩子的手,一笔一划地教他们写字。

三尺讲台前,胡进明一瘸一拐地拿着书本教学。“这篇课文有3个字要会写……”胡进明拿起粉笔,不一会黑板上出现一排漂亮的粉笔字。轮到学生练习了,胡进明帮助握着孩子的右手,一个一个教着写。

爱生如子,尊重学生人格,平等对待每位学生,宽容学生过失,期待学生成功,以父母之情引导和帮助学生健康成长,是胡进明教育的准则。

“只要语言过渡班不撤,哪怕只有一个学生,我也会继续教下去!”这是一位平凡教师胡进明,为山里孩子许下的诺言。

因为残疾,胡进明双腿肌肉萎缩用不上力,站立四五分钟,就会感觉疼痛酸麻。但他仍然坚持站着给孩子们讲课,用他的热情点燃孩子们读书的激情。

这一站便是12年。

这一站从不惑之年到年过半百,从满头黑发到鬓染秋霜。他先后教过200多个孩子,有的还考上大学走出大山。

在村民和孩子们的心中,他就像一支燃烧的红烛、一缕温暖的烛光,照亮了他们心中的希望。

孩子们生病,胡进明及时了解病情,咨询医生后,给孩子们服药,为孩子们煎药,喂药,像父母一样关心和照顾孩子们。

有的孩子离学校远,中午不能回家,他就帮孩子们煮饭,与孩子们共进午餐;有时放学时下起了大雨,有的家长不能及时来接,他就送孩子们回家。

山里的孩子,大多是留守儿童,父母长期在外打工。孩子们过生日时,总会想看见爸爸妈妈。这时,胡进明总会让孩子们感到惊喜。他悄悄地为孩子们筹备生日,为孩子们买甜甜的蛋糕,并掏出手机让孩子们与自己的父母通话。

有的孩子家境贫寒,他总是义务为孩子们购买学习用具,捐助衣物;有的孩子生病了,不能上学,他就及时家访,送教上门,有人玩笑他:“这人有点憨。”胡进明就淡然一笑。

“叮叮,叮叮”,结束了课间活动,胡进明拉响教室门前的铜铃,孩子们应声跑进了教室。 

在这里,胡进明既是校长,又是“全能”教师,不仅要肩负语文、数学、体育、思想品德等全部课程,还要“掌管”后勤,烧水做饭、打扫卫生,一人全包。

中午11:30分,午餐时间到了,看着孩子们吃得欢欢喜喜,胡进明在一旁也开开心心。 

“上课时,我是老师;下课后,我是炊事员。”胡进明笑笑,因为班上有的小朋友离家太远,他就要负责他们的伙食。

饭后,孩子们玩耍去了,胡进明开始洗碗筷。闲下来的时候,他最喜欢搬把椅子坐在太阳下,看着孩子们玩耍:“那是我最满足的时候。” 

夕阳西下,孩子们四散归巢,而学校里除了胡进明,再无别人。胡进明批改完学生的作业、备好明日的课程、打扫完教室,才回到房里休息。

用行动撑起高山孩子读书梦

虽说学校现在只有5名学生,但胡进明依然一丝不苟,备课本上总是密密麻麻写满教案。教学点虽然简陋,可教学内容全部都是按照教学大纲要求所设,只要是开了课程的,他全都教。

2009年,足富村一、二组村民搬迁先锋乡,胡进明和家人也随之搬迁,村里语言过渡班不得不取消了。离开过渡班讲台的日子,胡进明每天脑子里闪现的都是孩子们。连续几个晚上,胡进明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。最终,为了村里的孩子们,他选择了"回乡"。于是他在该村三组重启语言过渡班,让村子里的小娃娃不出远门就能过渡语言。从那以后,胡进明以学校为家,把孩子们当成自己的孩子悉心教导,只有周末才回到先锋乡的家中。 

穷,这个无声的烙印,给胡进明留下了数不清的遗憾。别人家早早立起了几层高的楼房,自己家却是普通砖房;别人家的孩子喜气洋洋迎娶新娘子,他却孤守大山。

然而,再苦再难,胡进明却从没放弃。 

12年,守着这万年不变的青山,送走一批又一批的学生,是什么让他甘于寂寞,苦守清贫?

胡进明的逻辑很简单:“既然选择了做老师,就跟名利没啥关系了,山里的孩子不容易,起点不如城里人,再没了知识,就只能一辈子待在这山沟沟里了,我虽然赚不了钱,但我的学生可以,能让我的我的学生飞出大山改变命运。我穷点没啥,这笔账,我算得过来。”

胡进明把敬业奉献当做自己的信念。12年间,他辛勤耕耘在讲台,风雨无阻,甘做红烛,为孩子们照亮前行的路。

时光流转,胡进明教的学生也渐渐长大。每当孩子们回来看他时,胡进明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“我的一生值了,我无怨无悔。

不过,他又感慨地说:“我今年50岁了,我希望在我退休后有正规大学毕业的老师来给孩子们上课,如果没有,我会继续发挥余热,用爱陪伴大山的孩子,让他们学得更好、飞出大山、走得更远。”

后记:

12年来,胡进明将“人民教师”这个职业发挥到淋漓尽致,将十余年光阴奉献给了大山教育。人们说,他是孤独的,然而这位老教师心里却有着自己的小幸福,他深爱着他的孩子们,他教过的200多个孩子先后走出大山。他耐着寂寞的苦涩,忍着清贫的艰辛,只因为他那份矢志不渝的教育信念和暖人心田的教育情怀。爱人者,人恒爱之。胡进明把全部的爱都倾注到他的学生娃娃身上,学生们也都深深地爱着他。也许在物质上,他不是最富有的,可在精神上,他无疑是个富翁,桃李满天下不就是回报他最珍贵的礼物吗?